十位摄影师镜头里的江湖

/ 分类: 每日推送 / 阅读数:2335

“我们无法重温我们从哪里来,

因为它已不复存在了。”

在世界各地世世代代依水而生的土地

正经历着巨大且快速的变迁

断裂的桥梁

在被污染的江水边野餐和游泳的人们

即将沉入江水的老城

……

今天和大家分享十位摄影师拍摄的江湖故事

NADAV KANDER:不一样的长江

Nadav Kander,1961年出生于以色列特拉维夫,两岁随父母移民南非约翰内斯堡。儿时因为父亲用全家出游照片制作的幻灯而开始感兴趣于摄影,并于十三岁拥有了第一台宾得相机。十八岁进入部队服役,整整两年都在暗房从事洗印空军航拍照片的工作,从那时起Nadav Kander就立志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从军队退伍后,他便师从著名摄影师Harry De Zitter,但短短数月后,移民去了英国,开始了职业摄影生涯。他凭借作品 Yangtze: The Long River(长江),获得了Prix Pictet摄影奖。

这组作品是Nadav Kander在2006年沿着长江流过的地方:重庆、宜宾、上海、青海等地拍摄的。从长江入海口一直拍到源头,借长江隐喻中国的急速发展变化。


张克纯:北流活活

艺术家张克纯1980年出生于四川,现生活工作于成都。在国内外众多当代艺术机构举办过个展和群展。《北流活活》完成于2010年至2013年间,自黄河入海口所在的山东东营市垦利县开始,向西逆流而上,以数十次的行走,经河南、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甘肃、四川,直抵青海巴颜喀拉山脉的黄河源头。

说它是一首歌,或许早已演变为一句主流玩笑。

说它是母亲、是根,恐怕对应的要么是遗忘,要么早已是六亲不认。

我们整日在现代化的滔天洪流中逐浪嬉戏,可能早已忘却了这一道蜿蜒,不愿再静心凝望它一眼,哪怕是一瞬间。

它就是一条河!曲与直、圆与缺、急与缓、动与静、雄与秀、朴与奇、明与暗、光与色、形与神、实与虚,还有它怀抱着子民的现实与命运、欢喜与忧伤、坚定与徜徉。

我决意前往。带上我全部的勇气和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好酒器—我的大画幅相机,这是我能做到的含蓄、庄严。我知道一个摄影者不适合指点江山,面对它丰满的古今、如此恒定的存在,咆哮、豪迈与哀怨也许就是失态。我知道我必须动用我的沉默的灵魂了,静静为他守望一季,凝望它一程,与之饮一盅、歌一曲、一枕共眠。

谁在为谁守望?谁与谁在裹夹着流淌?活着,就全都在流逝。我们又都还在,静心看一眼过去和现在,或许更能思量未来。

世界已如此喧嚣,一首清淡的歌谣或许才配得上它原本就高贵的肤色,配得上它的古往今来,配得上它的漂泊四方…… (张克纯)


庞渐潇:洱海也孤独

庞渐潇,男,23岁,山西阳泉人,标准的90后延时摄影爱好者,喜欢拍摄风光、城市、纪实等题材的片子。他的作品《画中画》曾获得第16届全国艺术摄影大赛风光类的铜奖;延时摄影作品《这就是阳泉》曾获得省台晋善晋美微视频大赛的一等奖;其作品《红白黑》、《太原影像》也在2015年平遥国际摄影展上展出。今年夏天,庞渐潇也跟来自全国各地的100位年轻摄影师共同在大理影会学习交流。

洱海水质优良,水产资源丰富,是大理一个有着迤逦风光的风景区,再加上其本身的浪漫元素,每年都要吸引不少游客。摄影达人庞渐潇却另辟蹊径,在众人的狂欢下,竟然拍出了洱海孤独的一面。


Albertina d'Urso:古朴湄公河

摄影师Albertina d'Urso摄影师深入湄公河流域,感受当地居民的真实生活,用镜头为人们还原出不为战火纷扰的湄公河。

提起湄公河,人们都不会觉得陌生。湄公河流经中国、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是中南半岛最为重要的河流。很多当地居民都依靠在湄公河打渔或在沿岸种植水稻赚取一定收入,或通过湄公河互通有无,进行贸易活动。


英格·莫拉茨:1960年代的多瑙河沿岸

英格·莫拉茨出生于奥地利的格拉茨,在柏林学习语言,二战过后成为记者,还曾受到罗伯特·卡帕的邀请去巴黎参加新成立的玛格南图片社,成了专为图片撰写说明文字的编辑,几年后,莫拉茨以摄影师的身份,成为玛格南图片社第一位女性成员。

莫拉茨在1950-1960年期间一直在整个欧洲、北美、中东、伊朗旅行,拍摄了大量沿途照片。1958年,她开始以多瑙河为主题拍摄纪实照片,从德国到南斯拉夫,再到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两次到访罗马尼亚。不过在当时,她很难获得前往匈牙利、保加利亚和苏联的签证,所以摄影项目一直屡屡间断。冷战结束后,1990年代,她再次回到多瑙河沿岸地区,完成了这项从多瑙河的源头德国一直延伸到罗马尼亚多瑙河三角洲的记述。克里斯·布特,前马格南图片社的主席,这么评价英格·莫拉茨:她是一个旅行者。她讲述故事的方式是让故事自己发生。她信赖自己的经验,兴致所至,而不是依据事先准备好叙事结构。这一组记录多瑙河的照片由位于萨尔茨堡的画廊Fotohof出版。


王寅:塞纳河

诗人、作家、记者,生于上海。著有《摄手记》、《王寅诗选》、随笔集《刺破梦境》、艺术家访谈录《艺术不是惟一的方式》等。《摄手记》中收录了一百多个瞬间,包括电线杆上的广告招贴、海风中的彩色气球、本初子午线等近百篇手记,定格了作者八年来以记者身份在他乡的漫游,与附录插图访谈互为表里。

巴黎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双重意义,她是我第一次出国时最先抵达的地方,也是我大病初愈后漫游的第一个城市……塞纳河面上漂浮的薄雾、雨后闪亮如镜的街道、咖啡杯里的泡沫、在蓬皮杜中心门前玩耍的孩子们,所有的这一切都充满了生命的喜悦和欢乐。一个未曾谋面的法国艺术家看到我拍的这些照片有过这样评价:拍出了一个我本应该看到的巴黎。

作家纪德曾经说过,巴黎的美只有外国人才能发现。我非常愿意做一个这样的外来者。尽管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市已经没有什么不被人书写过、描绘过、歌咏过,但我依然有足够的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前往,用照相机记录下我看到的和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切。


约翰·查普尔:科罗拉多河

查普尔来自英国德文郡,自小受到那里美丽景色的熏陶便励志要做一名摄影师,他14岁开始自学摄影,之后做过摄影记者。现在,查普尔致力于完成他的旅行拍摄计划,他希望可以发现一些景色美丽而又不为人知的地方。

摄影师约翰·查普尔用目前世界上最贵的相机,为科罗拉多河地区拍摄了一系列照片,这些照片使其获得了七月份哈苏俱乐部的摄影大师称号。

查普尔使用的相机是哈苏H3D-50,像素为5000万,这款相机裸机价格为2万英镑,一旦加上镜头价格则会攀升得更高。这一系列照片由查普尔拍摄于从南加州沿美国西海岸往返加拿大的旅程中,途径蒙大拿州,怀俄明州,爱达荷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和内华达州。他说:“到达亚利桑那州的时候我非常兴奋,因为可以拍摄到美丽的霍斯舒本德地区和羚羊峡谷,这对于我手中的哈苏相机来说才真的是物尽其用了。”


朱利奥·斯图尔克: 被污染的恒河

摄影师朱利奥·斯图尔克(Giulio Di Sturco)在自己的"河之死"系列中抓拍到这样的场景:1名女子从垃圾废物形成的小桥上通过恒河,由此凸显出被印度教徒视为"圣河"的恒河污染之严重。

恒河与印度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密切相关,5亿多人靠它生存。数百年来,世界各地印度教徒在恒河中沐浴,希望洗去身上的罪恶。然而,这条河流正被无数工业废水和垃圾污染,凸显出人类与环境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这匹体型消瘦的马正等着运送恒河岸边的印度教徒。

这名无家可归的男孩正在新德里沿着Yamuna River使用磁铁和线绳收集硬币。

Yamuna River是恒河支流之一,从河畔工厂中排出的化学污水形成"泡沫冰山"。

世界上最大的宗教聚会大壶节每隔12年在Triveni Sangam岸边举行,这里是包括恒河在内的3条大河交汇处。

Yamuna River附近的泥潭边,旅馆中堆积如山的待洗衣物。

大壶节期间,印度教徒进入恒河中沐浴。

沿着恒河干涸的支流,可以看到远处滚滚浓烟升起,形成灰色的云柱

坎普尔的制革厂中,大量含有化学物质的废水排入恒河中。


利维森•伍德:尼罗河沿岸

古老的尼罗河是世界第一长河,同时也是非洲主河流之父。英国摄影师利维森•伍德深入尼罗河沿岸,历时九个月,拍摄了尼罗河沿岸的非洲部落和珍贵的野生动物,描绘了一幅幅多样的现代非洲生活场景。

牧牛的男孩、伊斯兰教苏菲派传统节日、卢旺达的热带雨林、广袤的撒哈拉沙漠,伍德用镜头向世人展示了尼罗河沿岸色彩斑斓的部落生活和丰富多样的野生世界。伍德接受采访时表示:尼罗河是世界上最壮美的河流,能记录下沿河风景,用新闻报道的形式展示非洲的灵魂,他荣幸之至。


艾克·索思:密西西比河的忧郁

艾克·索思,生于1969年的美国摄影师,马格南成员。诗意的风景、苍白的肖像、带有讥讽意味的酒店房间、忧郁症、胡须……这就是他最广为人知的拍摄项目《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有人称这是一部密西西比河的史诗。

他沿密西西比河的旅行,拍摄了大量边缘人,走进他们的生活,用镜头捕捉着他们常人的一面。他也甚至进入他们的房子,联同他们的房子和房子内部的细节一并袒露在自己的镜头中。 《Sleeping By The Mississippi》一出版引起大家的关注。它的题材虽是平凡,地域也仅限于明尼苏达州,但它超越了自身的美国特性,边缘人生活的窘迫与整个社会的角力在照片中呈现,使得身处全球化的每个人都深有共鸣。

明尼阿波利斯城的另一位摄影师Karolina Karlic为Alec做过很多次助理,认为Alec成功的原因是他的个性使然。“很多时候,人们不知道他是谁,他不会到处亮自己的身份,他的被摄对象往往浑然不觉进入了他的圈套——他们总是认为这个穿着网球鞋,满脸大胡子的人是一个刚出道的毛头小伙,手里玩弄一台老旧的相机。”而对于Alec,他自己有着一个更加简单的想法:“过分的关注只会让人变得浮华。”

图片来源于网络

快拍快拍/一个有人情味的摄影APP


还可以输入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