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90后了,80后都不一定了解这个正在消失的职业

/ 分类: 每日推送 / 阅读数:9843



“1979年杭州到北京邮政车开通,担负起浙江省、上海市、江苏省、安徽省、山东省、河北省、天津市、北京市邮件运输,全长1660多公里,押运邮件最高件数6000余袋件(单趟),不分昼夜,寒冷酷热,至今日正好40年,多少喜怒哀乐,多少传奇故事,都随着T31/T32次停运后渐渐远去,杭州火车押运这个工种逐渐退出舞台,而这条走过千百遍的隧道,终于告别……”



2019年1月5日23:55

已经退休快一年的快拍小友朱克增

重新回到他曾工作过的地方

记录T31/T32次最后的押运

并在朋友圈发了这么一个消息

配的图

就是从仓库到站台的隧道



人物:朱克增

1978年7月31日,杭州到北京的列车120次开通,全程26小时31分

1994年9月1日,120次停运,变为32次

1998年10月1日,列车提速,32次前,有了K

再从K32次到T32次,共经历25个年头


T32次从杭州到北京

全程16个小时多一点

特点是“夕发朝至”

同时也是杭州往北

到达最远的列车

速度最快的列车

配置最豪华的列车……


而现在,杭州到北京的高铁,最短时间为4小时23分。

退休前的朱克增,正是T31/T32次的火车押运员,列车就是他的办公室,他说:“我工作的单位就在杭州城站火车站边上那个邮政局,邮局地下有一条隧道可以直通火车站,从我走上工作岗位开始,签到、抄邮运计划、领乘车证、过隧道、装车,之后就踏上了旅途,T31/T32次列车是特快,基本跑车两天,休息两天,几十年来周而复始。”




朱克增的火车押运工作

从1988年开始

至去年5月退休

回忆起自己的押运生涯

他说:“还真的是蛮有意思的工作。”



▎我们通过朱克增,认识火车押运


他说,火车押运是整个邮寄过程的中心环节。具体来说,比如,投了一封寄往北京的信到邮筒,邮递员取了信件到支局,支局按照投送区域汇总后交付转运,转运主要负责把信件送去火车站或者汽车站,接下来信件就由押运员协助转运部门装好车后,送往信件目的地。到了目的地后,信件又会经过当地的转运部门送到各个支局分解,分解后由邮递员递送到收件人手上。


押运员在整个过程中负责保证邮件安全、正确、完整地运输。







“当年杭州到北京途经30多个站点,我们大部分都有交接,装卸邮件量是很大的,押运邮件最高件数有6000余袋。夏天的时候,没有空调,车厢内温度50℃是绝对不夸张的,用不了一会儿时间,保证你全身都被汗水湿透。冬天长江以北,那时候11月以后基本就是白雪皑皑了,冷得瑟瑟发抖。”

“以前车上条件也很一般,押运员只有一个四铺位的休息室,而且一到大山,手机都没有信号,也没有无线上网的条件,收音机也收不到信号。所以,每次去押运都要带上两本书。”



“遇到过最困难的事,是1998年的长江洪水,就在那一年我的任务是押车去厦门,在福建境内,因为下雨导致了山区的泥石流暴发,冲断了我们前后的铁轨。我们的列车在江西华侨火车站被困一天后,又在资溪站被困了两天。那时候通信特别差,我们被困的地方又在山上,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且餐车的食物也已经不够了,所以我们只能下车去附近村里买吃的。好在兄弟邮局得知我们被困后,派车给我们送来了食物和补给,解了燃眉之急。”

除了往返北京,朱克增也往返厦门,“杭州到厦门的K2249/K2250次列车在四年前就停运了,我在这班列车上工作了15年,由于火车不断提速,交接的火车站减少,押运员数量也就相对减少了,从最开始的4人一车,减少到后来的2人一车。”


朱克增回忆,他的同事,火车押运员最多的时候,有150多人。






随着火车不断提速

邮车的减少

火车押运员逐渐减少

朱克增也从火车押运转到汽车押运


从2014年开始,他负责萧山到临平的汽车押运,就是押运我们在马路上常见的绿色中国邮政卡车,路线是从萧山出发,到九堡、临平、塘栖,最后再回到萧山,一直干到去年退休。



▎《我的同事》













▎《车站》















▎我担任了厦门晚报摄影版块的版主

因为经常跑厦门,每次到厦门后,都会在火车站附近的铁路职工公寓住一天,所以朱克增那个时候就拍了很多厦门的大街小巷。

“那时候喜欢都市快报的有意思的照片,厦门晚报受都市快报影响,也有相应的版面,厦门晚报还做过3次我的专访。因为在厦门待大概两个半天吧,这段时间,我都在扫街,蛮好玩的,厦门人对自己的大街小巷估计都没我熟悉,我还在厦门认识了不少摄友。”





『“我干了30年的火车押运,

感情太深了,

看到同事们就这样散了,

心里面也很不是个味道,

不过时代在进步的,

这个岗位是迟早要消失的。

现在好多同事都退休了,

我们大家其实都很怀念这份工作”』









▎对于摄影,朱克增这么说

“我贪玩,从小就喜欢拍照,读高中的时候会偶尔玩玩,数码相机出来后后期投入节省了许多,就圆自己的梦吧。”

朱克增在快拍上有很多拍西湖的照片,但是最近,他开始上传一些杭州大街小巷的照片。

他说:“杭州人总是离不开西湖,比如里尔,比如流水,比如我的好友品水,他们都拍了很多西湖的照片,所以我认为杭州人拍西湖非常有必要,当然关注点会有不同,我喜欢人情味稍稍带点忧郁性质的西湖,只是个人偏好,不代表真正西湖。其他老师们的西湖都很大气,确实比我拍的更好。现在我拍一些大街小巷就是为了记录,没什么意思,拍了再说。最早拍一些地方可能也就是皇城根的23坊,不过都是一鳞半爪,不成系统,现在拍也是,注重记录吧,以后回头看看,特别好看。今年的40变化专题就充分证明了记录的重要了。”


快拍快拍征集“我的摄影故事”

只要你喜欢摄影,只要摄影对你的生活,带来光亮与温暖,请告诉我们,我们会通过都市快报,通过快拍快拍,把你的精彩故事,分享给所有人。照片请上传快拍快拍网(www.kpkpw.com)或下载快拍快拍手机客户端(长按下方二维码),上传到“我的摄影故事”频道,小编会联系你。


快拍快拍/一个有人情味的摄影APP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投稿


邮箱:ikpkpw@163.com


还可以输入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