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女生眼里“我的校园”

/ 分类: 每日推送 / 阅读数:9405

我喜欢摄影,从高中开始的。

三年前,我幸运地进入了浙江大学这所著名的高等院校。怀揣着紧张来到大学后,做出的第一个选择便是放弃父母眼中热门的专业,选择了自己真正喜爱的领域——广播电视专业。

这三年里,这所学校,给了我丰富多彩的课程安排。

在这里,努力和收获,也是由自己定义的。

大一时竺可桢学院学业要求的压力、大二接触专业课程时的惶恐与对自己能力的怀疑、大三时身边同学或考研或保研或出国的选择……三年里,我的大学大概就是在不断尝试中寻找答案,成长自己。

摄影一直陪伴着我,记录着属于我的校园,我把成长的过程压缩放置在这三年累积的照片里,这也是我的财富。

自述:胡琪宣

UBA的尖叫

体育馆里热火朝天的CUBA比赛,不容小觑的魔鬼主场,感染着许多同学喝彩鼓劲,对于我们这种伪球迷而言,或许这种激情与氛围才是吸引我们加入的真正原因。

韩国留学生小姐姐

每年学校的跨年夜都极其盛大,整个云峰篮球场挤满了同学,在吃着烤全羊共同倒计时迎接新年的跨年夜里,韩国留学生小姐姐也同样走上舞台,一同迎接崭新的2019。

给后勤阿姨拍美照 学姐发起了一个叫做“因你而美”的志愿者活动,去发现身边学校后勤阿姨们的美。和室友三个人加入活动,包揽了西溪场的化妆和摄影,一整个下午看着阿姨从拘谨到主动,皮衣、墨镜、冷酷的表情再加上复古的色调,一切都美得很协调。

水上皮艇球 启真湖让校园里的水上运动会成为可能,新奇的皮艇球比赛吸引了学校附近居民的围观,据说选修皮艇球、皮划艇体育课的基础要求便是——学会游泳,因为落水是课上的常态。

断电后的美食 宿舍夜晚断电后,学校背后的咖啡馆,总是挤满了刷夜学习的人。见过凌晨一二三四五六点的紫金港,也见过咖啡馆里悄悄巴望着食物的可爱小猫。

顶楼露台有个小天地 顶楼露台里,散落着破碎的玻璃杯和小灯串。拿起碎玻璃杯迎着落日意外地收获到了一杯暮色。常常有同学到这里拍照,所以会不经意留下许多小道具。

课桌里深藏的秘密 偶然间发现教室最后一排的抽屉里用修正液写着德语的“我爱你”,落款时间是五年前,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的秘密。

西溪校区的静谧 我觉得紫金港校区和西溪校区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一个斗志昂扬充满活力,一个沉寂静谧敦促着你静心向学。在西溪图书馆二楼,一个男生正坐在窗边学习,一旁的窗帘上映着窗外树叶的影子。对,这就是沉寂静谧的感受。

朋友圈专用照 三脚架、相机是拍摄的标配工具。四个人的队伍也照样导演、演员、摄像、后期一应俱全。拍摄完课程作业所要求的视频素材后,拍张小组杀青合照发朋友圈纪念已经成了我们的默契。

独一份 整个宿舍楼独一份的新年新气象。对联上“欢乐多”的新年祝福倒也不曾落空,这份欢乐除了我们自己,被我们惊扰得不胜其烦的楼下寝室大概最了解。

欢迎来“三墩镇人民公园” 我们总戏称紫金港校区大概是“三墩镇人民公园”,开放式校园加之宽阔的草坪使得晴天时的半月坡,总是充斥着小朋友们的嬉笑声。躺在银杏树旁晒太阳大概是秋冬时节午后最幸福的事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 总能若有所思 启真湖边,间或地摆放着一些长椅,有时坐着来散步的爷爷奶奶,有时坐着背书的同学,有时坐着倚在一起的情侣,一个长椅仿佛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隔离开长椅之外的声音和画面。

这片荷花无比治愈 东区教学楼的车库旁,一个刚锻炼完的奶奶站在草坪上休息。有阳光,有搪瓷杯。这块近水的草坪上总有人坐在湖边的石头上发呆或看书,等到夏天来了,湖里的荷花开了又总让人觉得这片草地无比治愈。

秋天最喜欢走的路 西溪校区的宿舍区在北园,从北园大门走进寝室楼总是得经过此路。也多亏了路旁的梧桐树才赋予了这条路的四时不同色,秋天雨后叶落时最令人惊艳,有时路旁的垃圾箱内盛满落叶,都像是特地装点的。

我叫它们大菠萝 常常有人将紫金港的月牙楼比作《海绵宝宝》里的蟹老板,小剧场是派大星的屋子,管院大楼则是章鱼哥的家,路过阳明桥前的草坪,倒是无意间又找到了海绵宝宝的大菠萝。

辩题是下雪天要不要撑伞 去年底,杭州落了好几场雪,和同学赶去玉泉校区参加活动,学校路上只有零星几个撑着伞回寝室的同学,在感叹杭城雪景的美丽之余,对于下雪天要不要撑伞这个问题,南北方同学又有一番争辩。

快拍快拍征集“我的摄影故事”。照片请上传快拍快拍网(www.kpkpw.com)或下载快拍快拍手机客户端(详见二维码)。上传到“我的摄影故事”频道,小编会联系你。

另外

快拍快拍活动群邀你加入

来参加我们各式各样的摄影活动

因为人数已经超过了100

所以可以加微信kpkp1602

请小编拉你进群

快拍快拍/一个有人情味的摄影APP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投稿

还可以输入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