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君蓝:华人摄影界最好的肖像

/ 分类: 快拍访谈 / 阅读数:33738

拍照对他而言,已不是在强调自己的艺术手法,而是为了替人人本具的灵性显影。他以牧师的身分试图从教友身上揭露圣经的启示。而他也的确成功地传达了信仰令人宁静、充实,使人坚定、圆满的神秘力量。这些肖像呈现了心灵提升的气韵,悠悠地述说着卑微如尘土的人,也能由凡转化为不凡。——阮义忠


2014年首届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开幕之际,首届《周末画报》摄影大奖的颁奖仪式以“摄影见证时代”为主题,将人文类专业奖颁给了冯君蓝的这幅作品《预备着的童女》


阮义忠老师在台湾教书二三十载,学生很多,但很少主动推介哪一位台湾摄影师,冯君蓝究竟是何许人也,究竟是怎么样的作品,使得阮老师不吝溢美之词,说他的这组肖像是“近年來我在华人摄影圈所见过最好的肖像摄影”?快拍快拍独家采访到了冯君蓝本人,我们一起来看看~



娌娌:您怎么想到拍摄这组作品的?

冯:我最初从事美术设计工作,后来才念神学院,做专职的神职人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教会的兄弟姐妹分享信仰,讲解圣经。工作忙,很多原来的爱好,美术绘画、旅行都没时间,只能放弃了。相比较而言,摄影是比较快捷的媒介,所以我想到用影像传递信仰。我每天讲授圣经,对里面的故事非常熟悉,而每天接触的都是教会里的兄弟姐妹,他们是我最熟悉最爱的人。所以6年前我开始拍摄这个系列,我称之为单幅戏剧圣经人物肖像的照片。开始拍得不多,有一回一个艺术家展览开了天窗,我被邀去垫档,就做了一次展览。展览有一些回响,得到大家鼓励,于是就慢慢继续拍,到现在成为了一个系列。我的大部分精力在神职工作上,所以一直认为自己是业余摄影师,对摄影一直在摸索。很多艺术家创作可能需要寻找灵感、设想题材做每个阶段的作品。而对我而言,信仰是我为之生为之死的关怀。传道人不是职业,是终身的志业。我拍的不是我设想的题材,是我的终极信念与关怀,因此大家觉得诚恳吧!



侍立主前 Standing before The Lord / 2011



亚当-自然的园丁 Adam-Natural's Caretaker / 2013


娌娌:在拍摄作品过程中遇到过什么问题,有哪些问题需反复斟酌?

冯:我最大的惶恐是我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斟酌。因为我大部分时间用于教会工作,拍摄时间比较少。通常是我约好了教友下个礼拜几到我办公室拍照片,而等他到来的时候,我几乎忘了这件事。常常被拍的人说,牧师,我到了。啊?什么意思?你不是约好拍照吗?哦,我才想起这件事。所以匆匆请他上来,翻箱倒柜找到合适的衣服,依靠自己的直觉式开始拍摄。所以其实我欠缺时间反复推敲斟酌,常常在仓皇的情况下拍摄。很多人觉得照片特别安静,其实和我拍摄时的状况相反。


但也许是这样:虽然我很少时间经营,但我有一个信仰,这个作为精神底蕴的东西是非常确定的,是我每一天都在进行的。而且我拍摄的对象是熟悉的教友。因我个性害羞,不会拍陌生人。但是我的教友,我深爱的兄弟姐妹,都是我非常熟悉了解的人,拍起来也就非常自然。并且这些圣经人物是我每天讲述,每天思索,耳熟能详的东西,所以自然会有一种亲切感。



夏娃的女儿 Eve's Daughter / 2014


天路客 Pilgrims / 2013

娌娌:照片中教友的神情淡然而有宗教的超脱,通过拍摄,对这些熟悉的教友有没有新发现?

冯:从圣经来看,人是一个奥秘。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来塑造的,所以人有超越的向度。这是其他即便最聪明的动物都没办法比的。其他动物按照生物本能行事,有快速的自我生存能力,小螃蟹能够很快游到水里,而小孩子生下来却需要好生照顾,所以人的自我生存能力并不强。但人的自我超越性,却是其他动物没法比的。猩猩没有能力认识自然认识宇宙,但是人能建立知识,完成自我超越。我们没有翅膀,但经过千百年来的努力,我们能飞上天,甚至外太空,飞得比任何生物都高。


人还有内在的神圣向度,一个动物学家,专门照顾猩猩,他把自己的一生贡献给不同的物种。很多宣教师,离开自己的国家去第三世界国家,一生贡献给没有血缘关系的种族。所以人有不可思议的神圣向度。


我们听巴赫的古典音乐,从物理上讲,这只是声波的震动,但却对我们的心灵产生巨大的作用。所以每次面对拍摄人物,我都觉得这是一个奥秘。我在学习着,帮助另外一个人看到他没有看到的自己的面相。然后我把圣经的人物投射在他们身上,其实这些圣经人物和你我一样,他们不过在当时所处的纷繁复杂的环境下,面对难以控制的人生,在挣扎中试图回应上帝的圣召,最终成就了他的生命故事。而这个故事现今启发了我们。我们的生命也一样,可以启发周围的人,夫妻之间,父母子女之间,都是彼此的启发。一个人也可以成为社会的启发。我们应该更慎重地看待自己每一天的行事为人,因为他都会带出影响。或好,或坏,或善,或恶。



微尘 Tiny Dust / 2010



期待上帝 Look Forward to The Coming of God / 2002


娌娌:您的这些照片都来源于圣经里的故事,能否为大家选一张照片,讲一则圣经故事?

冯:我讲讲那幅《预备的童女》吧!这是耶稣的一个比喻,讲的是富有家族的婢女故事。一天,富人要外出迎亲,他交代婢女们,自己要出去几天迎亲,不知何时回来,你们要在家要随时准备。然后富人走了。10个婢女,其中有5个想,主人不在家,我们爱干嘛就干嘛,等他回来再说。另外5个婢女想,不行,我要好生准备衣物,甚至每天穿着不敢脱。还预备了油灯,以免主人半夜回家。某天夜晚,主人带着迎亲队伍突然回来。准备好的婢女们赶紧上前迎接,5个没有准备的婢女一时之间慌了神,只好出门买油。等她们买油回来,主人已经进门,门也关了。她们再也进不来了。


这是耶稣的比喻:生命就是这样,如果你战战兢兢面对生活,也许上天会给你一个机会。你非常警醒,就能抓住机会。但如果你每天闲散度日,即使上天给你机会,依然会错过。特蕾莎修女被派到印度,成为一个中学校长。她每天都想,天主啊!你要我做什么事情呢?真的做一个中学校长吗?有一天,她在印度加尔各达的路上,看到一个垂死之人,身上布满蛆虫。她听到一个声音,来帮助我,来帮助我!在那个垂死的乞丐脸上,特蕾莎修女看到了基督的容颜。她就回复了这个圣召,把乞丐带回家照顾十几天,直至死亡。后来她又带回了第二个人。她的学生也这样帮她做。最后她成立"垂死之家",又成立“仁爱会"。在贫穷的第三世界,到处都有"垂死之家",专门照顾这些落难垂死之人。对特蕾莎修女而言,她就像那个警醒的婢女,随时等待圣召。她因此完成了她这一生中非常重要的目的。这张照片中,我让小女孩穿戴整洁,严肃虔诚,来表达随时准备迎接圣召,献身自己的基督徒。



童贞女马利亚 Mary, The Virgin / 2011



月夜-牧童大卫 Moon Night-David the Shepherd Boy / 2010


娌娌:您主要身份是牧师,今天却是作为摄影师来办这个展览,摄影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冯:我想在所有媒介中,摄影是比较谦卑的表达方式。画家、雕塑家更加强调的是艺术家个人的设想和创意表达。而摄影基本是关照的艺术,我很难进行单纯的创作。因为我拍的对象,物件、人、风景不是我创作的,是已然存在的现实。拍照片,你只是寻找角度,观察方式,你没有创造什么东西,顶多是安排、连接。摄影和外界有直接接触,不像其他创作那样封闭。同时,被摄对象才是主体,摄影师只是观察者,借主体学习、反思。相较于已经存在的世界,拍摄者的主导性并不强。


同时我把摄影看成类似宗教的行为。摄影是一门与时间抗衡的艺术。你按下了快门,就告别了那一刻,不复存在。但你通过拍摄照片试图把曾经存在的那一刻停滞下,借着那一刻思索意义,所以我说摄影是我们在纷乱的大千世界里试图捕捉意义,让有意义的瞬间延续成为永恒。当然,它不会成为永恒,你最终无法将它留下。但是人的这种美好追求是动人的。比如说我们通常什么时候拍照片?孩子出身的时候,第一次走路,第一次上学,毕业结婚的时候,在那些特别彰显出我们对人的爱与关怀的时刻,我们就会拍照。我觉得这就类似于宗教信仰。像巴西摄影家萨尔加多,拍难民,拍矿工,拍非洲复杂的政治状况,最近拍的《创世纪》,都显示出他对这个世界,人类地球村的关怀,自己同类或者其他物种的关怀。这都显示出他的宗教向度,和纯粹的美学考量是不太一样的。



穿着彩衣的约瑟 Joseph Who Dressed in A Coat of Many Colours / 2009



亚伯 Abel / 2003




嫩枝 Young Twig / 2014



作品自述

我,阿蓝。生性懦弱、驽钝、自卑的罪人;却蒙上主垂怜,就此矢志追随基督,作上主奴仆。美术与摄影是个人事主事人之余一点小小兴趣,借以表达所以为之生为之死的信仰观照;也借以承载鄙对受造世界底贪恋痴迷。


「微尘圣像」一系列肖像摄影,无意于客观记录,乃建立在圣经人类学的基础上,或者允以称之为「单幅片断的神剧」。按圣经的人观,人并非浩瀚宇宙中一连串盲目的偶然性所衍生的意外,不是裸褤、不是欲望的主体或文化动物;却受造于物质与神灵的揉合,是被赋予永恒向往的有限存有;并就此活在神性的可能,和实际表现出来的紧张、挫败和实存的焦虑当中;而为上帝的救恩之法是赖。


这一系列肖像同时反映出,我对时间与人类历史(特别是圣经所启示的历史)的兴趣;而基督信仰的时间与历史观,既不是一个循环不已的封闭宇宙,也非盲目随机的演化,却以一种相对于有限虚空的受造而言,缓慢而隐晦的方式,渐近启示着上帝的临在,并朝向创造的完成推进。



约拿 Jonah / 2008



主的使女 The Lord's Handmaiden / 2012




福音之子 The Son of Gospel / 2011



灵童撒母耳 Little Samuel / 2010



关于冯君蓝 Stanley Fung

1961年生于香港。

三岁时随宣传士父亲来到嘉义开拓教会从此在台湾落脚。自幼喜欢美术。

1979年进协和工商美工科。自职校毕业后一直从事美术设计工作。在此前后因参观阮义忠的摄影展而开启眼界、但仍未摸过相机。

1985年开始学习摄影。

2004年起在浸礼圣经会任传道职。

2006年冯君蓝在台北士林创建「有福堂」。

2008年按立牧师职。

近年他以教友为模特创作的《微尘圣像》系列,重要展历:「被光照的微尘」,国立清华大学艺术中心,新竹,2011;

「在去而不返以先」,艺境画廊,台北,2012;

「PHotoQuai 国际摄影双年展」,musée du quai Branly(布朗利河岸博物馆),法国巴黎,2013;

「肢体」,云清艺术中心,台北,2015


还可以输入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