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恼厮:我记录的是真实的情绪

/ 分类: 快拍访谈 / 阅读数:40353


编者按:不出意料的,《手机的本子》总冠军稳稳地落在了那个安静内敛,却时不时小宇宙爆发无穷力量的神秘影像作者“吴恼厮”上。好的摄影作品,渗透着摄影师的生命体验与美学素养。吴恼厮的照片便是。小编也曾经困惑为何这个少年的影像有一种超越年龄的灰暗阴郁,却又不尽然,温暖明媚的东西又洋溢其间。有时想一吐为快,有时却又欲言又止,困顿纠结。这个细腻敏感,极有影像天赋的少年内心到底在想什么?他又经历了什么?听他和我们敞开心扉聊一聊吧!


我喜欢拍些不起眼的东西,随时随地拍,跟着感觉走。偶尔也会自拍一下,不过更多的还是拍朋友,我会跟他们先聊,让他们跟着自己的情感走,很自然。我希望记录那些真实的情绪,或深或浅,或喜或悲。——吴恼厮





我是重庆师范大学美术教育的大三学生。大一下半个学期,我开始玩摄影。当时买了一个单反,自己看书学着拍点。由于不爱出门,我最初就拍自己手的影子,拍了蛮多,我发现那样我会特别开心,是一种情绪释放吧!之后便迅速爱上摄影,每天在网络上看别人拍的照片学习,后来慢慢的发一些照片,最初也挨骂。










记得我看到的网络上最犀利的一句点评是:你拍的这么烂,也是挺牛逼的!哈哈,对于我的照片,朋友评价最多的是看不懂、恐怖、鬼片、忧郁一类的词,自己的经历我很少跟别人说,只有家人和几个好友清楚我到底经历了哪些痛苦。





摄影是我的一个出口。大一军训时候,突发一种皮肤病,身上长疹子,浑身难受。家人带我去各个医院治疗 ,尝试了很多偏方都不行。有一次我在一个皮肤病医院住了一周,每天都要做药蒸,要走进一个高大封闭的高温器里做,每一次都很恐惧。从大一开始反反复复治疗吃药到大二两年时间,我都在惶恐中度过,我开始不爱说话不爱出门。

奶奶也在我大一的时候患病去世,这对我打击很大。这让我真正感受到,生命很脆弱,生活中有很多不确定的烦恼。所以我给自己取名“吴恼厮”,我想做一个没有烦恼的家伙。


父母在那段时间的焦急和照顾,四处打听处方,我妈说,宁愿她帮我承受这些痛苦,那之后我知道了人生应该感恩。也很感谢摄影,因为照片我认识了很多人,开始相互交流,没以前那么闭塞了。要不是它,我现在还可能整天闷着。摄影让我释放太多负能量,也收获了太多人的鼓励和帮助。也感谢快拍快拍,给我太多支持和鼓励。


我现在身体还不错,只是多了很多忌口。或许是这段经历,让我明白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我和同学在很多东西的理解上会有些不同。





我喜欢那些有内心独白的摄影师。我知道用摄影表达内心是几年前艺考时碰到的一位老师,她叫曹琼月,她的故事和照片也影响我很大,给我很多鼓励。我始终明白我是为了自己拍,而不是取悦别人。很多时候我也会在想,我的照片是不是太自私,太极端了,只顾自己,忽略了观者。

对于未来,我没想太多。我想足够喜欢,能坚持拍下去就很好了。




还可以输入500